六月份,同樣的菜單,3200 x 3,第三趟 96 秒,沒有一個人吃完,全部陣亡。



八月份,這張菜單又殺出來了,問總教頭配速?「啊就一樣啊,104、100、96。」



講得輕鬆,吃不吃得完根本沒有把握。



也許是上個月 1600 間歇「搪缸」有效,第一趟 104 秒八圈,相對而言,跑得還滿輕鬆的,沒什麼喘。第二趟 100 秒八圈,也不錯,雖然有點喘,但都應付得過去。



真正頭大的,是第三趟,96 秒八圈。上次我陣亡在六圈,剩下兩圈根本吃不下不說,第五圈起 96 秒就把持不住了。



真是步步驚魂,懸疑刺激的第三趟啊!



這是第一次,被自己的速度耐力給嚇了一跳。



第一圈,89 秒,嚇到,趕快稍稍減速,但說實在話,半圈多個 1、2 秒這種感覺並不好抓,抓得不好,96 秒就會超過。過四圈,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低頭看手錶,我必須專注於每一分力都用在挺胸衝刺上。旁邊總教練只報前兩圈的秒數(89、93),後面都沒報,我一直以為時間可能超過了。第六圈,有點小難過,但還可以撐,咬牙進入第七圈,兩吸兩吐已經開始也有點撐不住了,但要是停在這裡,少了那一圈,會不會太可惜了一點?悶頭衝進第八圈,也算是對自己有一點交代。呼吸早已是一吸兩吐,明顯「非常需要氧氣」的徵兆,靠意志力去跑:剩三百、剩兩百、最後一百...達陣!



我還在拼命喘氣,只聽得總教練的嘖嘖聲:哇,都沒有高於 96 秒,都在 93 到 95 秒之間,最後一圈 92 秒。



真的,連我自己都吃了一驚:我一直很怕速度掉到 98 秒,甚至 100 秒。



總算,吞下去了,3200 x 3,秒數 104、100、96。真是不容易。
創作者介紹

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