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日清晨,難得還能衝進雲霧繚繞的地方,特別是這座山頭其實並沒有特別高。



清晨五點半,石碇街頭寂靜依舊,我們這群不速之客劃破了這個小鎮的寧靜。一群假日清晨不睡覺、到處跑來跑去的神經病要出發往山裡跑,今天的目標是上攻小格頭、下衝翡翠水庫鷺鷥潭。



沿著北47前行兩公里半,阿謙突然說「等下往右跑,先去『偲子腳』。」獅子腳?!「啊獅子腳幹嘛用跑的?用踩的就可以啦!」「好啊,你有膽等下回去就踩踩看。」



離開北47,沿著這條鄉間小道,經過內偲子腳村落,就開始不斷的上升。空氣是甜的,陽光尚未露臉,儘管爬坡爬得拼命罵人,心裡也了然這是一種痛苦中的享受。遠方,一處很像是學校的建築,「那是華梵嗎?」「不,那應該是茶葉改良場,精彩預告:等下我們會經過。」「啥!!~」慘叫兩聲,那裡感覺還很遠、很遠咧(對面的山頭!!)。



好不容易上升到二格山登山口,阿謙還一臉俏皮,「要不要去爬爬二格山哪?」No Way!後面追兵什麼時候到可還不清楚,先溜再說吧,別忘了你阿謙手上的粉筆還擔負者指路的重責大任哪!



來到接近五百公尺的二格,雲霧繚繞,北宜公路上偶有重機、重車通過。這裡是北宜公路23公里處,旁邊就是有名的二格公園。繼續前行約一公里,來到一處小岔路口,到對面幫阿謙看來車,他要在地面作分界標示,不下翡翠者,直行到北47路口回去,要下翡翠,就請左轉下山去。阿謙這人,還說他沒力了不想下去,這怎麼可以?!推拖拉扯,就是要把他拖下去!



下翡翠水庫的路上,霧氣更重,岔路更多,「你不劃粉筆嗎?」「不用,反正因為開水庫,這裡本來每一條路都是相通的,水位一漲都變成斷頭路了,條條小路通水邊。」



我聽了,有點赧然。像這樣因為開水庫而必須犧牲掉當地人的例子,最典型的就是大埔鄉。這個原先因肥沃的山間盆地而繁華的桃花源,因為曾文水庫而整個淹在水裡,居民良田頓失,而且在水資源保護條例的限制下,大埔鄉民的生活,可想而知的艱難。



約四公里的路急降300多公尺,從一條小徑走下去,終於來到鷺鷥潭水邊。這死阿謙,什麼爛提議,「來,脫光光跳下去!」這可是我們平常喝的水哪!我們只在水邊洗洗臉、擦擦手臂,停留了六、七分鐘,才離開這裡,開始回頭。



這回頭可就累了,四公里連續不斷的爬、爬、爬,剛剛是急降,這會兒可就變成陡升了。一路爬上去,這才驚喜發現:好像爬坡力有比以前更進步了。現在要練的,大概就是占夫大哥說的,「爬完後,要盡快回復,回復得越快的人,就是贏家。」



回到剛剛的岔路口,霧已經散得差不多了。沿北宜繼續前行五百公尺,在北47交叉口左轉,接著就是8.8公里連續下坡路段。說好慢慢輕鬆跑,幹嘛啊!兩個人越跑越快,而且我還被阿謙傳染,在這種雙向寬闊的馬路上切西瓜,兩個不要命的人。



路上,還可以遙望到剛剛上氣不接下氣才經過的小廟。有點難以置信,現在已經跑到山的這一頭來了。



回到石碇國小,才知道石碇的豆腐與豆漿歷史比深坑還要久。豆漿濃得讓人驚喜,帶一點焦味的豆腐口味更是清新。一句話,讚啦!
創作者介紹

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