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這樣在永慢待了一年。時間真的過得很快。



從在網路上看到這個團體,到明白這個團體在路跑界的名聲,乃至自己親自在比賽中觀察,最後決定入會。唯一一件我可以確定的事情是:進入永慢,並非只是一時的衝動。畢竟我本來列出了兩三個加入社團的「備選名單」,永慢不過是其中之一。決定進入永慢,確實是一路仔細抉擇後的決定。



有點花時間,但,值得。因為一年下來,我知道我沒有後悔,以後也不會後悔。



永慢真的是個很有意思的團體。就像獅子頭說的,永慢辦的比賽比人家多(每次又都有「跑友之前的美好印象」讓工作人員增加無形負擔),規矩也比別人多。我相信一定有人不以為然:只是個俱樂部,幹嘛搞這麼多規矩?漸漸我才發現:永慢的向心力,很大一部份是來自這些規矩。



還有,永慢對於推廣慢跑運動(esp. 馬拉松)所付出的心力,我一直覺得,早就超過一個俱樂部該盡的責任了。



這總讓我想起1980年代的雲門舞集,除了自己例行的巡演外,還推動好幾屆「藝術與生活」聯展--林懷民自己回想起來,也不得不承認:那應該是由政府來作的。



永慢的人,出去是可以很抬頭挺胸,甚至很「高傲」的,但是這群人沒有。



有點像慈濟的「柔和忍辱衣」,一旦披上永慢的隊服,就會沒來由的完全遵守該守的一切規矩,會上的、比賽單位的。因為大家都在看,喔,永慢的,行為的好與壞,好容易就會被放大數倍。



永慢,真是個奇異的路跑團體。



而我,則以身為其中一份子為榮。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