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知道為什麼,今年NSO樂季,我很少到場。



但我還是擔心:簡文彬離開後,接任的人選到底如何?能夠像簡文彬那樣帶出一片新局嗎?



於是我索取了這兩場的音樂會票卷。



Kerry Stratton的手勢很明朗,「命運之力」序曲的戲劇性表達得精彩至極,NSO在此也展現高完成度的合奏能力。如此看來,第一印象是不錯的。



陳妍陵唱「丑角」裡Nedda的詠歎調,聲音確實比以前再厚實了一點。不過,開頭幾個轉接太急了一點,聽眾情緒來不及轉換完,下一句就出來了。好在,整體看來,還是不錯的演唱。



林惠珍打安全牌,「茶花女」的第一幕末了Violetta的詠歎調,第一段還不錯,不過她的咬字實在有點給它...嗯...,而且中低音域「有點危險」,不禁讓我想起快樂星期天那三個毒舌評審說的「中低音域完全沒有駕馭的能力」。到了第二段,高低音對比明顯了,問題也跟著更明顯了,更慘的是,高音聽起來表面很漂亮,其實底下是虛的。



兩位聲樂家,整體來看,陳妍陵還是比較出色。



吳庭諭要在兩場音樂會中演出同一首曲子「流浪者之歌」,這首曲子可謂「爆難」,吳的表現,前半段Moderato的部分中規中矩,到了後半段就有點像走在鋼索上了,感覺隨時要掉下來似的,替他捏一把冷汗,後面指揮趕得也有點辛苦。



重頭戲是火鳥組曲。這首曲子有點像照妖鏡,指揮的好與不好,會不會說故事,乃至於對樂團的掌控,大概都可以聽出個十之八九。整體聽來,卻只能說差強人意,特別是王子與惡魔打仗的那一段,指揮趕得太快,反而把音樂的層次感犧牲掉,糊成一團。「命運之力」的好印象,到此大打折扣。



下個月18日是一位奧國指揮,重頭戲是Bela Bartok的管弦樂協奏曲,也是個照妖鏡,更是一部公認的難曲。看來,又有得瞧了。



至於今天這位Kerry先生,嗯,如果我是評審,我大概會給他75分吧--在寧缺勿濫的原則下,不論下一位指揮表現好不好,我大概都不會聘他擔任音樂總監,但請他客席幾場倒是可以,畢竟客席可以演出他最好的曲子,但總監的話,就不能保證每場音樂會都有一定水準了(其實,簡文彬也是如此,只是他失常的比例比較少罷了)。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