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完後,大家一看見我,第一個問題就是:「破了沒?」



也許前半程真的放了一個太大的煙霧彈,大家都直覺認為「這下妥當了」,我只能很不好意思的說:「只有等下半年了。」



折磨我將近一個半禮拜的感冒,好不容易到週五才慢慢退去。這並不是什麼太好的消息。為了讓身體有更多休息的機會,連續兩週,只跑了兩趟Tempo,其他時間一律「休兵」,讓身體去打另一場更激烈的戰鬥。週三的Tempo時,就已經隱約感覺大事不妙,肌力有退化的徵兆。上個月狀況大好的時候,像這樣的速度與菜單,根本就是清粥小菜,兩腿不會有什麼感覺,可是週三最後十圈110還沒跑完,兩條大腿肌就已經有乳酸感。



當然,還是存著那麼一點點僥倖的希望。



回想起來,一路上的「兇險」,似乎在一大清早前往會場時就已經預言了。因為家裡離會場只需過兩座橋(百齡橋、重陽橋,距離約2公里),四點半吃完早餐後就準備散步過去。哪知一上百齡橋,就突然風勢雨勢加大,雨完全從側面殺過來,雨傘擋得了上半身,護不了下半身,這2公里可說走得辛苦至極,好不容易才捱過重陽橋。



嚴格來說,三重的路線「看起來沒那麼難」,實際跑起來才發覺「滿硬斗的」,去年跑半馬並沒有這麼深的感覺(一趟跑完就可以回家睡覺了,當然沒有感覺!)。除了幾個小小的上下起伏外,路面種類也十足多變,水泥、柏油、紅磚、木板無一不缺,而且還彎來彎去。雖然今年不用跑關渡「鋼板」橋,暗伏的危機仍在。



不過,要給大會拍拍手的,是前三公里的環狀自行車道。不跑垃圾場邊,這條是唯一的選擇,而這一條路不但是柏油路面,兩邊的景色也比堤防邊要好,跑起來「奇蒙子」就是不一樣。



一開賽沒多久,今年臨場狀況一直不是頂好的總教練突然一把衝了出去,我在後面看得當場傻掉:這人不是說今天「跑得完就該偷笑了」,怎麼一天不到,突然大有恢復往日水準的態勢?跟嗎?看倌您這話就外行了。開玩笑,那種速度怎麼跟?只好亦步亦趨跟著炫哥與土城戴姐前進,但,奇怪,今天是狀況真的不好嗎?呼吸很快就有點紊亂的感覺。一直到折返點看了手錶,才大驚失色:找出元兇了,10.5公里竟然只花了49分鐘,明顯配速過快。第一趟回程開始有意識想壓速度,但是拿捏的輕重實在難以計算:壓得太多,後面又得變快,也不對;壓得太少,速度還是太快,後面可能會更慘。一路思考與掙扎,突然就完成第一趟,低頭一看手錶,完了,後半程鐵定難過:1小時41分,比標準時間快出4分鐘。



第二趟前半的前8公里,非常明顯的在壓抑自己的速度,但問題就像剛剛講的,壓得太多,也不太對,心理上就是覺得怪怪的,此時的配速大概是1K約5分10~20秒左右。但是,在折返後,我卻突然把腿邁出去了,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氣,突然跑起大步跑來。



這應該是今天配速上最大的失誤。我的跑大步一向是「步頻慢、步幅大」,也就因此,它其實應該在最後五公里才拿出來用,因為這雖然可以把每公里配速加快約半分鐘,但對身體的負擔相對也比較大,太早硬闖,就會「前途堪慮」。這一招,今年在古坑最後五公里成功實行,也才有突破330的成績。今天呢?不是不能用,可是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不曉得那時怎麼會「腦充血」,還有10.5公里的路程,就突然「暴衝」起來?真的,其實在過折返時,還是比標準時間大約快2分鐘,時間還算充裕,而且今天身體狀況根本不在巔峰,完全沒有必要那麼早就痛下殺手。而且今天如果在最後五公里才衝,這最後一段路完全沒有上坡,一路平到底,更適合拿來衝刺。



想到這裡,唉呀,真是悔不當初啊!



果然,跑進36公里時,「天譴」降臨,被賞了一個「爆爆樂」,爆得滿慘的,呼吸完全調不過來,兩腿也發酸,肚子裡更是一股熱氣完全散不掉(這是感冒後遺症)。這一爆就死拖了3公里,一直到下堤防的最後一個補給站,才開始慢慢回復過來,但速度也只能從「爆爆樂」時的六分鐘,提升到五分半左右。原先在暴衝時被我拋到後頭的炫哥,又輕輕鬆鬆的趕了過去。唯一讓自己猛拍胸口喊好險的是,本來奇奇算我是60名,最後跑出63名,還好沒有被巴得太嚴重,也還好速度回得來,今天配速配得很好的怡廷最後只差我一分鐘,差一點被他用重型機械輾斃!



知道自己這次擺了個大烏龍不說,上半年就完成三破的美夢也註定破滅,只能搖頭—配速完全失敗。沒有那個肌力,身體沒有那個狀況,就不該那樣惡搞。賽後,坐在溜冰場邊低頭喝美錄,扼腕再扼腕,頭真的不知道搖了幾百遍。



是我自己把整場比賽搞砸的。



只能這樣安慰自己:接下去有將近半年的調整期。想想,從去年ING到今年的金石,扣除養傷的三個禮拜,短短兩個月的時間,可以讓自己從345調整到330。五個月的時間(因為可能又要去養傷了),如果能夠重新好好調整,配上總教練的「New Menu」與永和的招牌團練路線,儘管下半年每一場比賽的難度幾乎都高於上半年(除了土城桐花盃外),應該還是有機會。



所以,獅子會長別偷笑到內傷,今年還長得很,雖然跟王建民一樣栽在「黑色四月」手上(四月兩場都跑得爆爛),那五百塊先存在你那裡「生利息」,下半年我會把它提領出來的!

創作者介紹

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