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把嘉義看做是我的第二故鄉。



1994年,一念之差,志願卡上只是小小動了點手腳,沒料到就跑到遠在台北256公里外的小鄉鎮民雄,當時全班46人,不論是考上國立的還是私立的,只有我一個人遠離台北,一下子,還真有點「流放邊疆」的感覺。



那感覺還真實際!當時中正四周的重劃地剛整好,一片光禿禿,在「大學城」計畫的限制下,四周不是甘蔗園、鳳梨田,就是空曠的泥土地。從三公里外的省道、鐵路或高速公路遠望,總會覺得中正大學像是無故浮起的建築。這所學校離民雄市中心三公里、離嘉義市更有十公里之遙,偏偏嘉義市開往學校的公車兩個小時才一班,如果沒有交通工具,等於沒有腳,特別是大學生平素特愛東闖西跑。



咬牙大二時買了輛機車(這一騎就騎到現在),三年的時間,幾乎逛遍整個嘉南平原。阿里山、草嶺是我們的後花園,東石沿海就像是前院,更別說嘉義市不知道去了有多少次。道名產、論小吃,許多中正學生都可以為你娓娓道來,絕對不輸在地嘉義人。



於是,那段最年少輕狂的歲月,就在嘉義閒散地度過。



倏乎一過,畢業至今,就快要滿十年了。



十年的歲月,可以改變很多事情。中正的學生人數從當年不滿兩千人,暴增到現今的一萬人;空曠的重劃區,開始出現道路、房舍;中正大學的聯絡道路從原來的一條,變成好幾條,而且都在比大;嘉義市「許家班」風光不再;以前最出名的體育場夜市(號稱全東南亞第一大喔!),也消失了,重心轉移到博愛路家樂福旁的空地。



不變的,是嘉義特有的悠閒步調,是嘉義市的窄路矮屋。噴水雞肉飯一樣貴得嚇人,民雄肉包還是「除了肉包外,通通都好吃」。



帶著一群人走在中正校園,許多過往的日子還是會一再浮現,縱使回來過好幾次。紫荊大道在理學院前的一段幾乎被落葉蓋得滿滿。許多人看得興奮。我的眼光則遊移到旁邊的理學院。一度我在裡面旁聽傳播研究所的課程,肖想跳考電傳所。最大圈的環山步道曾經是讓我們跑得呲牙咧嘴的校園馬拉松賽道。曾經在圖書館裡打了兩年的工,「學會怎麼跟讀者吵架」。排球場是我課餘最愛去的地方,田徑場則是差點整死我的地方。文學院,不用刻意轉頭看,就已經漲滿回憶,畢竟在這裡瞎混了四年,那紙文憑還是在這裡拿到的。



中正,感覺很近,回來一趟,又覺得有點遙遠得陌生。



寧靜湖再繞一圈,我還在思索:四月二十一號系友會成立,到底要不要特地跑回來?差點忘了,這次下來,最主要的目的還不是來懷舊的。



嘉義去年辦了場雙潭馬拉松,美麗的蘭潭仁義潭把大家整得面無人色,遠在台北的我還在竊喜沒報。沒想到還不到一年,又有比賽了,不過改到嘉義市的西邊,一路平坦的高鐵大道馬拉松。



本來我是雄心萬丈,想想還是不要夜長夢多,早一點逼會長把五百塊吐出來方為上策(下半年的馬拉松是一場難過一場,機會更小),而且在自己最喜愛的地方拿到這筆獎金,可說「極具紀念價值」。哪知週三開始出現感冒症狀,拼了老命用盡一切手段,症狀還是壓不下去,毀了!周五晚間離開「真北平」時,只好明白告訴會長:給你賺到了啦!本來想明天就逼你吐出來的。



想想,還是不甘心,7-11裡買了兩粒「克補」與「烏骨雞精」,死馬當活馬醫,孤注一擲了!



其實,說實在的,這一回嘉義還真給我面子,四月的嘉義,要是不下雨,通常就會是陽光普照的超級好天,反過來說,就是會讓大家曬到人事不知。今天看起來,雲層還滿厚的,只要不出太陽,一切好辦。結果,整場比賽六個小時,太陽只小小露臉一下下,就又躲了起來,樹下的人甚至還得披上一件薄外套才不會著涼。這是老天給的好天氣,跟去年雙潭完全不一樣,這可是嘉義難得一見的啊!



起跑第一公里,五分八秒,OK,但是到第二公里,怎麼變成九分二十秒?喂!敢情我今天是在跑間歇嗎?到五公里時,23分;十公里時,46分,這太誇張了吧?錫恩在旁邊說,要是里程準的話…咱們後半程就必爆啦!是啊!儘管這場的路線幾乎是一路平坦、鮮少彎道,但我也不認為我有跑多快呀!通過半程折返點的時候,我的手錶顯示一小時35分,天啊,以前我前半程頂多一小時四十五分,怎麼可能少十分鐘?心裡想的是:至少少兩公里吧?



沿著新開的台37線折返,前半都還OK的體力,終歸還是擋不住感冒造成的缺欠,雞精的效力還是有所侷限。30公里開始,速度開始一點一滴的往下掉。進入台18線,到32.5公里前,掉得還不算明顯,但到35公里前,我就已經意識到我已經撐不下去的事實,而且似乎越來越嚴重。後面早已經虎視眈眈多時的那頭獅子終於在我35公里找水喝時一把揚長而去(抗議!趁人之危,連句安慰的話也不說,嗚~),我則是連出個聲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

到37.5公里的補給站前,我已經完全放棄要跑進319的想法(因為,如果真的短少兩公里,以一公里平均配速5分鐘計算,要光明正大硬逼會長吐五百元出來,就必須跑進319),兩腿絕對可以再出力,但胸口已經嚴重鬱悶,而且還斷斷續續帶著些微「抓兔子」的感覺。喔,您是問我最後五公里怎麼跑的喔?拖死狗啊,每公里低落到七分鐘,一段比一段難過。不過,邊跑邊「慶幸」,好家在這場明顯里程不足,就算破了PB也不能算—對啦,我知道很「阿Q」啦!可是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啊…嗚~



還好不算。最後進站時竟然還有326,比上一場古坑還快約2分40秒,真是見鬼了。會長開玩笑說,這次破的全算,這樣以後可以少發很多很多獎金,然後要把「責任」都推到昨天晚上「真北平」裡那甕「啤酒鴨」。不然你看,好多人的進站時間都快得嚇人,看起來好像大家都抓狂了似的。秀澤姐直說,真想在最後三公里開始用走的,這樣破紀錄很不甘心咧!



這成了整條賽道上最大的缺點。平整的柏油路、四周清新的農地、美好的天氣,原本提供了最好的比賽環境,卻因為里程不足,成了嚴重的缺憾。一個月前,金石雖然發生記時不準的情況,但因為大家都抓得出少多少時間,可以自動去推算真正精確的成績。只是沒想到一個月後,竟出現更難解決的「里程不足」。



到底少了多少,大夥眾說紛紜,多數人認為應該少個1.5到2公里,精準度一向讓人佩服的占夫大哥說只少700公尺,讓大家大吃一驚。經由GPS手錶里程計算粗估,應該在1.5公里到2公里之間。



不論如何,我的「三破大業」只能留待下週三重了。不過,多變化的硬地、看似舊傷復發的左腳,真的能夠順利在下週逼出那張我期待已久的五百大鈔嗎?還有,我這感冒到底還要拖多久啊?



老話一句:我不想夜長夢多啊!

創作者介紹

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