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知道小惠嗎?」「姥姥」邊發牌邊問道。

「我知道啊!那個『最不積極的小惠』。」漫不經心的隨口應了一聲,眼睛和腦袋還正忙著打量手上的牌,算算等下該怎麼叫牌。

「他走了你知道嗎?呂婷說的,他在工作的地方從三樓摔下來,後腦勺著地,就走了。前幾天的事。」



一下子,我呆住了。



小惠是那種「有點熟,又不太熟」的朋友,球場上很多人都是這樣,就是在球場上彼此認識、處得來,還常常在臨時組成的隊裡當隊友彼此「吐槽」,但走出球場後就比較沒有交集的人。說他「不積極」,是因為這小子常常在球場上一副懶懶散散、「大剌剌」的樣子,雖然他的手感與球技其實比場上絕大多數人來得還好。



不熟的朋友,但是久久不見(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去台大打球了),突然就聽到這種噩耗,仍然讓人大感意外。



他還年輕,不到25歲,剛退伍沒多久吧!生命就這樣消逝了。



還記得在大三的時候,收到高中學弟的E-mail,劈頭就告訴我他的「同梯」,高中時一起在輔導室當「愛之坊小義工」的同學(當然也算我的學弟,他們進愛之坊時我高二)出了車禍,當場死亡。眼前是個讓我震驚的消息,偏偏當時我的CD收音機正在放著輕鬆愉快的華爾滋。



怎麼又是這樣的悲劇?又是一條年輕的生命,在人生正要起飛的時候,就失速墜地了。他不是鬧自殺。那是一個無可挽回的意外。



晚上,想著這件事,有一點睡不著。生命真是個矛盾的組合,它有著精神上的堅韌,偏偏生理上又是這樣的脆弱。



想到媽媽常說的:對未來不要想得太多,今天過完,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,誰都不知道。



或許吧!



翻個身,思前想後,是不是該事先立個遺囑,免得有什麼萬一…



不要說我觸霉頭。現在,我覺得這其實是件很實際的事情。



當然,也有更實際的事情:好好的去過每一天的日子。好好工作、好好休息、好好練跑,其他的,不要想太多。未來計劃得再完美,也有一夕之間灰飛湮滅的可能。



於是你問我:一個月內遭竊兩次,你怎麼還能那麼達觀開心的過日子?



Not a difficult job,我說。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吧!反正,如果這世間真有冥冥無法眼見的輪迴報應,這些不事生產,只會覬覦他人財物的廢物,總會有報應等著他們。我如果繼續陷在那裡面,才是真的輸了。



於是,還是要快快樂樂、開開心心、認認真真的過日子。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