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聽到音樂廳廣播「今晚的『齊格飛』預定於十一點十分結束」時,一陣冷顫冷不防打上來。



十一點十分!想到第二天的團練,猛搖頭,又要睡眠不足的開跑了。還好「諸神的黃昏」是週日開演,不然我明天的中正--城林橋團練又有得瞧了。



三點五十分起身,迅速背上已經整理好的包包,騎上我可憐的鐵馬,就往福德坑環保公園前行。原以為這一路到動物園前都是平路,沒想到莊敬隧道前的臥龍街還是上坡,這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。但這還是小Case。一轉進往環保公園的小路,全長應該不到兩公里,天啊,一路上行,對我這個沒練車的人來說,實在是給他「灰熊」之痛苦。



好不容易衝上環保公園,到得太早啦!又不知道阿謙說的「第一停車場」在哪裡?只好癡癡的等,等到阿謙來才謎底揭曉。



福德坑環保公園是福德坑垃圾掩埋場後方變身的公園,看起來還頗漂亮,視野不錯,只是這是一個設計讓人匪夷所思的公園。據說之前議員有在市議會砲轟過,這個公園沒有廁所,沒多少椅子,又沒有涼亭,難怪沒有人要來,搞得雜草叢生,浪費公帑。現在來看,有流動廁所了,有椅子了,但還是沒有涼亭。連Sir也頗不能認同一個「沒有涼亭」的公園。其實連廁所我也不滿意,公園應該有「固定公廁」吧?Sorry,這裡只有流動廁所,要不要用隨你的便。

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明天會內有二十幾人要去參加大雪山路跑,今日出席人數少得可憐,會長還遲到。



路線是這樣的:繞行環保公園一圈後,沿木柵路五段43巷上行,到研究院路與崇德街口,右轉崇德街,直下到中華技術學院。我以為到中華技術學院就可以回頭了,看看領隊阿謙拿根粉筆,恐怕沒這麼簡單。「我們今天會上軍人公墓嗎?」那是個中華技術學院附近的公墓,也是沿坡而建。「喔,對啊!要上去!」暈倒!我就知道,只要是阿謙領隊的團練,都不是那麼輕鬆就可以過關的....



整條木柵路五段43巷加崇德街一帶,都是公墓--富陽公墓,還分好幾區。我是不忌諱的,只是想到這一大塊地方都變成墓地,就覺得很可惜。中國人土葬的觀念,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,實在有修正的必要。



轉進研究院路,這裡是南港區路跑賽的路線,沿路下坡--老話一句,回來就有得瞧。這一段路,景色純樸清新,剛好又才下過雨,空氣中帶有一絲特別的草根味。每次來這裡,總難想像這裡竟是台北市的一部份。



下到中華技術學院,阿謙指了指對面山上的黑色石碑,「看到那塊石碑沒有?今天的目標就是那裡。」啥!?還真的要上去喔!還滿高的耶!只是既然都跟著阿謙跑到這裡來,不硬著頭皮上去似乎不行了。



從山腳到石碑的柏油路是呈之字形緩升。你要抄近路也可以,就爬樓梯上去,只是我覺得爬樓梯不見得會比走柏油路來得輕鬆,因為階梯數太多了,很像從一樓爬到十幾二十樓的感覺。柏油路是長,但坡度並不陡。



殺上石碑,稍事休息,這裡視野寬廣,北二高、北宜高、南深路等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

回去的路上,阿謙突然在研究院路四段開了出去,實在追不上,肚子又有點餓,這下又跑不快了,只好慢慢踱上去,還好不會是墊底。之前來參加南港區路跑,跑這段研究院路跑得要死不活,現在,這些坡大抵都不構成威脅了,每一個坡都輕鬆解決,要不是肚子餓了,今天可以爬得更快點。也許明年該來跑一次,來打破去年52分的特爛場地記錄。



奇了,今天才16、17公里左右,就覺得好累好累,一定是睡眠不足所致。今天可要早點去找周公抬槓,免得造成連鎖影響。但現在影響已經造成。回家路上,騎著鐵馬,真是給他有夠累啊!



順道一提,該請會內把團練起跑時間改為冬令時間了,人家部隊裡十月份開始就是冬令時間六點起床號的。
創作者介紹

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