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個老遠的集合點(承天禪寺),一個透早早的起跑時間(早上五點半)。



前一天晚上在國家劇院被「暗戀桃花源」搞得又笑又哭的,一搞搞到十點半,回到小窩弄弄也十一點,還得三點半起床,真想跟華格納借一下「指環」裡的半音階下行「苦啊」動機一洩心中之苦--不過,這也是自找的,怨不得別人。



一樣走華江橋,經文化路、南亞南路接土城中央路,還走好遠,到永寧捷運站才看到承天路。結果,跟昨天一樣,四點五十分就到承天禪寺了!只是,這裡真的是集合點嗎?因為記得昨天會長還說,不是禪寺門口...



轉頭下到第二停車場,阿湯哥與施大姊也到了,大家還在討論到底是不是在這裡集合?領隊海晞還說他五點十分要來掛布條,都已經快要五點半啦,連個影子都還沒看到,鐵定睡過頭了。到場的人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多人證實應該就是在這裡了。接近五點三十五分,海晞總算出現,解了大家疑惑,也準備要出發了。



據說有一條路,可以從土城翻越一座小山,下到三峽的長城溪,我在地圖上有找到這一條路,只是這條路真的來回只有18公里?會長還說,搞不好不到18公里呢!



出發沒多久,接到另一條山路,想來就是這一條了!只是,才一進去,差點沒嚇到--又是一段跟昨天的陡坡有得比的長陡坡,而且接近70度了吧!這種路,一般的車子真的上得來?儘管這段長陡坡並沒有很長,頂多六百公尺。



這一條路似乎是土城市民很喜歡的健行路線,在越過土城三峽交界前,道路兩旁不少的健行客。



似乎是翻過了山,馬上看到山腳下的民宅,馬上知道等一下要下到那裡去。有意思了。



幾個人組成的領先集團在下坡後,我決定不跟了,看來我對下坡真的有恐懼感,不想跑太快。前面海晞、占夫、會長、錄哥、海源大哥與怡廷小弟飛也似的衝下山,我在後面慢慢跟了。



回程上坡,我卻又甩掉幾個人,扣掉早就已經跑在我前面的王源鈜、海晞與占夫。錄哥的爬坡是會內赫赫有名的,不過他大概是感冒未完全痊癒,所以並沒有使出全力來輾我。我決定要測試一下現在自己對於爬坡的極限到哪裡,整個約2公里的上坡,只要能夠加一點速度,我就會加。結果還頗為滿意,雖然真的有點喘。



只是,過2公里指示牌沒多久,怡廷這個「下山一條龍」竟然就這樣狠狠把我輾了過去,看來我下坡真的放得太慢了。最後一段路,又回到那個70度大陡坡,只是這回下坡,更難跑,怡廷也慢下來了,還學厚議昨天那招倒退下山。我也好不到哪裡去,不過正面下山雖然慢,倒也把「領先優勢」要了回來,通過這段坡後拔腿狂奔,回到起跑點。



這一段路的沿線,聞到不少花香,令人神清氣爽,可惜車子不少,頗殺風景。會長說,應該不太會再來這裡了,因為路線不算長,車子又多,so...



未及九點,趕快下山回家休息睡覺,下午的「諸神黃昏」講座,我可不想又陣亡在其中哪一段旋律了。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