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真是個有點詭異的地點,拿了目前市面上最詳盡的地圖,在新店北宜路附近東找西找,就是找不到四十份山的位置。



這也真是個有點詭異的起跑時間。不是說永慢的夏令時間都是五點半,怎麼這回變成六點起跑了?



連起跑點也有點詭異,會訊上原先註明「碧潭吊橋西端」,後來才更正為「碧潭吊橋東端」。



路線嘛,跑山,就認命了,反正去程一定是「上、上、上」,對自己也好啦。



只是,明天就是下半年度第一馬「土城高灘地」,會內雖然報名人數不算多,但是不少都是團練固定會出現的,會有多少人跑呢?



果不出其然,才一進入北宜公路,會長馬上「落跑」回去休息,邊轉頭還說「ㄟ,陪你們到這裡已經很夠義氣啦!」



算了,摸摸鼻子上路,起先還跟得上阿謙,沒想到轉進竹林路,開始入山,占夫追到後,這兩個會內第一快腳馬上加足馬力不知道衝到哪裡去。我只好認命的死命咬住曾老闆,免得碰到瘋野狗,沒得壯膽。只是曾老闆大概嫌我爬坡還是太慢了,過了半山腰也開了出去,就留我一個人龜速前進。



好嘛,龜就龜,反正現在實力就是這樣,還是保守點好,越往山上越是荒涼,可別又爆掉,還得出動人家救。只是這次這條路坡度還真有夠給他挑戰性超強的,人跑上去不容易,50CC小綿羊聽說還完全沒輒的。



到了上公墓的岔路口,與等在那裡的曾老闆討論一下,算了,先上公墓再說。原先以為阿謙與占夫會等在那裡,哪知他們真的不知道開到哪去了,公墓的牌樓下沒有粉筆,也沒有任何蛛絲馬跡告訴我們這兩個人是往哪走了。於是兩人決定--回頭!老闆要回去開店,我則因為不知道正確路線怕迷路,也就放棄了「繞一圈」的打算,直接折返回碧潭。



下坡開始「練習」「放空檔」,但這對我太困難了,不自由主地還是會衝出去。楊大哥是怎麼「放空檔」的?真難以想像。



回到北宜公路,要與汽機車並行約一公里,也是最討厭的一段,曾老闆為了少吸一點廢氣,馬上就加足馬力衝出去,我呢,也把速度加快,但沒有辦法像他那樣衝。反正就當順便練習威總提的「後段加速」。



後來才知道,阿謙與占夫還繼續往上跑,跑到可以俯瞰翡翠水庫的最高點。看來,他們的里程數應該是最足的。



回到碧潭,大家開始七嘴八舌明天的高灘地,氣象預報是曬死人不償命的好天氣,想到那一段賽道,除了橋下以外幾乎沒得遮陽的,烤肉醬真的得多準備幾瓶,明天兩百人會有多少完跑?真是難說了。這場的難度恐怕要大於第二場假日馬拉松:要命的太陽、堅硬的水泥地賽道。明天慘況如何,還真難想像,土城慢跑可能要多找兩救護人員備便一下。



還真慶幸自己沒有把初馬放在高灘地,至少十月一日跑桐花,受烤的機率應該小很多了。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