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撞牆了,還是天氣太悶了,還是單純的氣順不過來?



真是不知道啊...



下班後的一切都不大對勁。等電梯等老半天,害得後面的行程都在趕,飛車騎到師大分部。表面上,好像是已經完成熱身了。



第一趟3200,狀況不錯,呼吸調得極好,雖然會長帶到每圈少了約2秒,還能輕鬆應付。



第二趟3200,有點不對了,肚子裡一直有氣要上來,一直在「嗝」,氣開始有點被搞亂,肚子也開始慢慢痛起來,但,八圈仍然勉強撐完。



第三趟3200,開跑前已經有不好的預感,果然,嗝氣的現象變本加厲,到第二圈時,橫隔膜也開始抗議了,跑完兩圈,不得不退出休息一圈,第四圈加入,又只撐了900公尺左右,直到最後一圈才勉強陪威總跑完。



跑完,會長還說,「你嘴巴顏色有點怪怪的喔!」



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實在不知道。晚餐吃太多嗎?天氣太悶嗎?還是...我已經出現「撞牆現象」了?



我嚴重懷疑是最後一個原因。自從七月中加入永慢到今天一個月,真的是週週照表操課,以往從來沒有這樣的操練,真的很有可能是撞牆。等著看,週日的汐平公路30K是否會有類似狀況出現。



於是當會長勸告我1029的泰雅馬與1104的太魯閣馬最好要有所取捨時,我也陷入長考。



我真的很想兩個都去。兩個馬拉松都有美麗的景色。但是,泰雅有「大車拼」的壓力,儘管五個小時對我而言,應該不算特別困難。我知道會長是為我好,為長遠準備,不要在短短六天內連趕兩馬。我只是想,如果兩場都只是「跑業績」,跑到四小時半甚至四小時四十幾分,是不是就可以呢?



特別已經答應賁姐,明年的花蓮萬統要陪她「撩下去」88公里,我想用連續兩個「跑業績」的馬拉松去增加耐力。這一點得到威總的同意。



還是有點手足無措,於是發個簡訊給「預言家」郭老師,聽聽看他的意見了。



當然,我是有點不服氣,但是會長畢竟是跑過六七十個馬的人,經驗法則告訴我們,馬場老將的話,不可當作兒戲...



唉呀,頭大啊啊啊...



真沒想到,不但為找不到新工作的事情頭大,還要為路跑賽的事情頭大...真是...*WQ#$&...OUCH!
創作者介紹

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