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沒有這種念頭,上班前,先去參加團練。也許,自己又重複了那個輪迴?



也或許,自己真的愛上這個團體與這個團體的一切。



凌晨起身,騎上鐵馬,騎向馬場町,心中想的是:好家在今天是在馬場町,要是在其他地方,就別想先團練再上班了。



五點半,一夥人自馬場町出發,會長裁示:從馬場町跑向大稻埕15K處,來回16K。打定主意今天就是來跑休閒的,便沒有刻意催速度,完全用輕鬆跑的速度一步步向前。不管楊大哥在後面「叫囂」「你們跑tempo的怎麼那麼慢?」



唉呦,又不是說跑了幾個禮拜的Tempo,就會變成飛毛腿。週三大組頭海睎才說,還得加上間歇與兩小時的馬拉松配速跑,才有相輔相成之效。想想也對,不然人家這一年多是怎麼進步的?只是一向疏懶的我,恐怕要多一點動力,才會「謹遵所囑」吧!



一邊跑,一邊聽預言大師與會長打嘴鼓,一邊信誓旦旦要年底拿下許久未拿的PR獎金五百元,另一邊則慢條斯理的澆冷水,還滿神往的--可能再沒多久,我也會成為「下注對象」。



過華江橋,正對著太陽,又跟著火鍋店老闆跑在一塊了!我還真怕他今天又要抓著我催速度。上週在宜蘭,差點沒被他害死!還好他今天「頗克制」,沒叫我跟著把速度催出來。



到大稻埕,按照會長指示,到15K處「簽到」後往回跑。跟著會長屁股後面跑,等於是把會長當「兔子」了。接近新店溪8K處,碰到會長口中的「老前輩」,聽說年輕時可以跑北宜回宜蘭,我的媽呀。我到他這把年紀時,還跑得動嗎?



不多久,錫能大哥追上,猛誇我上週桃花源跑得好,那麼熱的天氣還有143的成績,我是張口結舌的只能報以苦笑--天知道,會長那天猛說我「混得很凶」咧!



不想,會長還「警告」他說,要贏我,得趁這一兩場,等我「有經驗」了,就別想追我了。會長還頗會灌我迷湯的,只是他敢說,我可是完全不敢想,運動白癡的的腦袋沒那麼靈光。



回到馬場町,趕緊灌水,喝點涼的,看看手錶,不能再打屁聊天了,趕快匆匆向眾人揮別,直接又騎著腳踏車,往公司前進。好家在,只遲到兩分鐘,比我想的好太多了。



下班後,到附中球場去,大頻、小青與蒼蠅拍猛盯著我那一雙蘿蔔小腿瞧,搖頭頻說這「太誇張了」。也許吧!只是,我也付出了代價:我放棄了打了十年的排球。



晚上,臨時起意,想去普吉島看看,姥姥他們還在吧!失聯太久了,果然,等無人。我只能悵然的離開。



人生就是這樣吧!



20歲到30歲,排球佔據了我大部分的休閒生活,我以為,我會打到四十歲。



沒想到,馬拉松一步步取代了排球在我心中的地位。



滿30歲的這一年,開始有計畫的認真練習,間歇、長距離一一來;到了七月份,加入永和慢跑,跟著團練五次,都往山裡跑,加上四次Tempo跑,一次次的揮汗練習,一次次的讓排球悄悄地走出我的生活。



三月份,我曾經寫了一篇「與排球訣別書」,沒想到這麼快,就真的要與排球「訣別」。會不會與這些好朋友也揮別了?



我真的不敢想。不管如何,隨緣吧!



但至少,我不後悔加入永和慢跑。我很開心,成為永慢的一員,在馬拉松的路上踩得更堅定。
創作者介紹

在跑道與兩廳院的交界處

Rob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